当前位置:首页 > 女频小说 > 烂桃花

正文 释放

    阿牛垂着眼,他虽然全身动不了,可是有感觉。从紫鳞渊冲进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,看不到紫鳞渊在做什么,但从噼里哗啦的水声中也猜到是发生了什么事。接着就感到一只发热的手摸到了他的身上,抬眼就对上紫鳞渊发红的眼睛。

    紫鳞渊喘着气看着阿牛,双手在他的身上摸索着。“牛牛,我要你。”

    双眼猛地睁大,阿牛惊恐的看着紫鳞渊。抖着唇想要说话,可是声音在口中怎么也吐不出来,想要把压在身上的人推开,却使不上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压在阿牛的身上,紫鳞渊只觉得全身都舒坦了,热气也少了很多。唇贪婪的吸吮着阿牛的肌肤,手快速的脱下两人身上的衣服。紫鳞渊的脑子一片空白,只觉得手掌被身下的肌肤紧紧的吸着,想要这么抓着不放手。

    吻上阿牛的唇,用舌耗开双唇长驱直入,满口的甘甜,让人爱不释口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阿牛在喉间哼了一声,脸因为呼吸不畅的关系变得通红。双眉紧紧的拧着,好不容易找到一点力气,用力一咬。顿时满口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啪!”紫鳞渊抬手一巴掌打在阿牛的脸上,整张脸变得有些狰狞。带血的唇角让他像是嗜血的夜叉,冷冷的看着阿牛。不再做多余的动作,抬起阿牛的双腿,就将身子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身下撕裂的痛,痛的阿牛眼角有些湿润。身上的人还在不断的动着,让他的痛到全身。闭上双眼不想去看身上的人,阿牛不断的告诉自己:就当被狐狸咬了!

    突然,身上的人重重的倒下,如果不是身体里的东西提醒着阿牛,阿牛还以为已经结束了。慢慢的睁开眼,就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……

    “本侯是不是坏了你的好事?”龙君阎挑着眉看着阿牛,举着手中的银针晃了晃,“若是徒弟你要继续,为师帮你弄醒他。”

    张嘴想让师父不要,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,急的只能用眼神楚楚可怜的望着龙君阎。

    龙君阎似乎也察觉到阿牛的不对劲,伸手捏了下阿牛的脉搏,转头看向地上洒落的东西,嘴角一抽,摇头说道:“说你笨还不承认!灰决也敢乱吃的?”

    灰决是什么阿牛不知道,大概就是他刚刚吃的蘑菇。感到百汇穴一痛,身上的力气就慢慢的回来了。手一能动就去推身上的人,却忘了两人的身子还连在一起,这么一动身下链接的地方也跟着动。阿牛呻吟了一声,脸上顿时烧红。在师父面前这样,实在是丢人的很。

    龙君阎明知阿牛羞赧,还蹲在他的身边,好笑的说道:“怎么?舍不得起来?这小子现在跟死猪似的,要不本侯弄醒他,你们慢慢来?”

    “师父!你……”阿牛脸被盯着火热,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却碍于师父的原因不好动手,“你转过去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羞的?他刚刚在你身上进进出出的,我可是看了好久了。若不是你一声不吭,我还当你们是一对呢!”龙君阎边说着边转过身,“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,这小子是谁?”

    快速的把人推开,阿牛只觉得身下疼的难受,手一摸竟然出血了。抿着嘴走进一旁的温泉中,边将身子洗干净边说道:“他是大哥的媳妇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?你说战儿?”龙君阎回头看着地上的人,抬脚轻轻踢了踢,“你所他是战儿的媳妇?那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哟!你最好现在继续让他做,不然他会憋死的!他被下了金枪不倒,你下的?你小子几年不见,胆子越来越大了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我!”阿牛急的从水中站起来,这家伙刚刚还好好的,怎么一下就这样了。还有那个什么金枪不倒是什么东西?他根本不知道,又怎么给他下?

    “金枪不倒是什么?”

    龙君阎嘟嘴让阿牛看紫鳞渊的身子,“就你看到的那样,如果不让他泻出来,他会憋死的。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什么怎么办?”阿牛自然知道师父说的是什么意思,可是让他和紫鳞渊再发生那种事情,打死也不干!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,更何况还是兄弟妻。刚刚是意外,他现在没事了,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。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当然是怎么让他泻火?你不会指望本侯吧?”龙君阎歪着头看着地上的人,眉头动了动,“这家伙有点眼熟,怎么有点像皇上?”

    “他是宁王紫鳞渊。”阿牛没好气的说了一句,“师父你就没办法让他……让他那个倒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阉了最快!本侯又不是郎中还管这个?”龙君阎蹲下身子捏着紫鳞渊的下巴,一副诺有所思的样子,嘴里喃喃自语道:“原来是他啊!将来的皇上!这小子什么都好,就是爱打仗,还有记性不好。”

    阿牛还是抿着嘴,担忧的看着紫鳞渊。这人是大哥的媳妇,还和自己发生了那种事,如果再出什么意外的话……可是要让他和紫鳞渊做那种事的话,那他打死不愿意。转头看向师父,看样子师父也不会理会这种事。

    抓着脑袋看着龙君阎,“师父,你能让他忘记今日之事吗?”

    “能是能,你想干吗?”

    阿牛抿着的嘴已经发白,蹲在紫鳞渊的身边,伸手握住那火热的地方上下撸动着,双眼略带不爽的看着龙君阎,“师父,这事你能别说出去吗?还有灰决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种增加内力的东西,但是最好别吃。虽说可以增加内力,可是却很伤身。当初为了防拓拔野,本侯没少给他吃。他现在武功虽高,却不能长久,只要能拖上他半个时辰,他的内力就会反噬。”龙君阎歪坐在一旁看着阿牛,不看他的脸,也不看他的手,只是静静的盯着他的背,“我以为他对你好,看到玄兵阵法在你背上就会罢手,怎么知道……终究是狼子野心,养不成狗!”

    阿牛低头应着,手里仍旧不停的动,只想快点让紫鳞渊解脱,免得再出什么事端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怎么下来的?”阿牛记得这儿并没有可以上去的路,难道师父从上面跳下来的?那师父也是太闲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一点也不好奇?我记得我之前可是跳崖下来的,你难道不觉得见到鬼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说你没那么容易死!”手中一用力,终于让紫鳞渊释放了出来。阿牛呼了一口气,这种事果然不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做,就是各种的累。“现在怎么上去?”

    “水潭下面有路可以出去。”听到师父的话,阿牛差点一口血喷死。害他还整天还担心怎么才能出去,原来路就在这里啊!

    “师父,你搞定他,别让他想起今日的事。我去整理东西,我们回去。”阿牛伸手想去水潭洗干净,想到等等要从这儿出去,马上转身把手伸进温泉中。

    龙君阎看着他走进走出的,嘴角一勾,拿出银针在紫鳞渊身上扎了下,就看到紫鳞渊眉头一皱,但是马上有恢复成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就别装了,这种事你也能装的住?”

    紫鳞渊慢慢张开眼,幽幽的看着龙君阎,“侯爷,你若是不出现更好!”

    “不出现?让你□我徒弟,我的宝贝儿媳妇吗?”

    儿媳妇?紫鳞渊猛的坐起身子,伸手拉着龙君阎的衣服,急声说道:“什么儿媳妇?我记得侯爷只有阿龙一个儿子吧?”

    “错!两个。”龙君阎手腕一动,轻松的挣开紫鳞渊的手,“一个是战儿,一个就是战儿的媳妇——龙昊元!刚刚你压在身下的人,就是龙昊元。”

    紫鳞渊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抖着唇满脸的不敢相信,“你……你胡说!谁不知道侯爷你最爱胡扯。我不信!他明明是阿牛,龙昊元应该还在万花楼。”

    “战儿没告诉过你,昊元脸上有疤吗?阿牛是他的小名,谁让他笨的跟头牛似的,脾气又犟。认定的事就是死理,明知道我的话不能信,每次都把我的话当身子。傻小子!”龙君阎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一双眼像是冰刀子一样戳进紫鳞渊的身上,“他不喜欢你吧?所以刚刚是你逼他吧!龙家的人可不是随便任人欺负的,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!”突然,一笑,笑颜如花,“忘了说了,他让我对你催眠,让你忘了今日的事。这等好事为何要忘?宁王殿下,还是好好的记得。记得自己是如何辱了情同手足朋友之妻的!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早说?若我早知道绝不会……”紫鳞渊瘫坐在地上,若果他知道阿牛就是龙昊元,绝对不会靠近,更不会动不该有的心思。现在如何向龙战交代?又如何给阿牛交代?
Back to Top